远大期货:请任何时候都要盯牢风险 ,无视收益

2018-09-17|来源:远大期货

何一笔交易都是由几个步骤组成:决策、操作、再评估。决策就是要了解与之有关的因素以及对它们进行评估,找出平衡各种相互冲突因素的最佳路径。成熟的决策首先需认定相关变量,然后将每一种变量与概率联系起来。这是一个分析 过程,涉及主观确定。而最终的决策既反应了涉及到的所有客观因素,也反应了决策者本身所特有的一些主观素质,比如本能、经验、感到。我们可以向前辈学习如何认定变量,也可以学到如何将变量与概率联系起来、概率的计算与断定,甚至可以逐步了解看上去非常复杂 难明的数学模型,“建模—代入数据—操作”是部分华尔街专业人士的惯用流程。但是,没有人可以将自己的本能、经验、感到 “输送”给另一个人,这使投资决策千人千样,个人禀赋迥异亦使投资充满艺术性,不可复制,是最难言表的部分,也是决定成败的部分。


在做出买入或卖出或保持原状态的决定前,须尽可能多的掌握价格 变动的或然性,以及各种变动所带来的后果。比如对于明天的股价,永远有三种可能:上、下、平。对于活在当下的人,未来没有任何事能够被证明是断定的。以为通过一些预测方法 就可以预见未来,是对现实本质的差错认识,因为现实本身是复杂 的、模糊的,根据这种断定性的态度做决策,看起来是为了追求最好的结果,但其基础是相当脆弱的。若仅以某理论为根据得出后市看涨而买入是危险的。一个成熟的交易者是一个没有成见的交易人,在看好后市而买入的同时,他也设置好保险丝,“停损”是较高档别的操作技巧 ,只知买卖没有预设停损往往为灾难埋下伏笔,所以在买卖时请考虑好反方向运动时的策略,久而久之就可形成自我保护的本能反应 ,是斩断风险的一把利刃。买或卖是非常断定的动作,在操作上必须有很强的断定性,但面对不断定的现实,在心理上不能单向思维。两眼只看着利润是很糟糕的表现,若股票按照 预定方向运动,则利润会自动送进口袋,无须关注,应该将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反向运动的可能性上,每个优秀的交易者只与“风险”谈情,绝不与“收益”说爱。当控制好风险,虽然并没有获取暴利的念头,但暴利仍会不期而至;若经常想着“每周10%”,不但目标 难于实现,连本金亦渐渐流失。

决策的形成是有框架的,近年来我的文章已很少谈及具体操作,对股市后面的运行亦惜墨如金。这是因为两方面的原因:其一,小生水平实属“有限公司”级别,预测十有两中已是超常发挥;其二,预测准确与否占最终获利的“权重”并不如很多人想象中那般大,预测大约只占整个交易的10%弱,交易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是通过评估所有已掌握的信息,尝试确定各种结果的成功可能性以及与每一种可能性联系在一起的收益和损失而获得。因人而异建立各自的交易框架是获利的基础,这个基础务求扎实牢靠,投资人一般急功近利,实用第一,看见一些人士鼓吹获利的成功案例,就迫不及待地去追随高手,但那些都浮于操作的表层。在交易上,停留在技巧 层面的东西都是简略的、难以持久的,理念类、思想类的才是交易持久胜出的根本。本栏只是想提供一些思考角度,在建立各自交易框架时,激发您潜在的灵感。虽然是同一个简略的招数,一个新手和一位功力深厚的老师傅用出来效果是大不一样的。技巧 层面的东西就是招数,真正要研究琢磨的是老师傅深厚的内功。没有将交易提炼到哲学层面,没有架构好系统框架,招数再漂亮也是花拳绣腿,给外行当热闹看还行,内行一看没门没道,一拳过来,就打趴下了。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结的这个网,叫投资理论。有了系统后,决策的制定就要看各人对局势的感到了。我们可能会放弃一项各种数据看起来都很有发展前途 的交易,仅仅因为我们感到不好,或者因为我们对其中涉及的一些人不信任 。这种来自于经验的感到在做出决定中起的作用,和没有一种分析 框架、根据 一种非系统的方法 或根据 本能做决定是完全不同的。宝钢权证上市,虽然通过对欧美,特别是香港“涡轮”的研究,A股的发行价是比较“平”的,欧式使权证更可以不拘泥于正股价格 ,加大炒作空间,各项数据显示值得操作,但最后我没有玩,因为感到不爽。格雷厄姆说:短期,股市是个“投票器”,反应情绪和时尚而非理性。但长期来说,股市则是个“体重机”,根据 收入前景、财产、风险和其他根本因素评估证券价值。权证这个投票器,短期明显失衡了,反应出的情绪和时尚太没理性,我讨厌自己变成一个搏斗的傻瓜。

                             作者:远大期货

友情链接:      香港股票开户正大期货国际期货远大期货